九璃

文笔渣边缘写手
一条大咸鱼_(¦3」∠)_
he疯狂患者
主文豪野犬和刀剑乱舞
沉迷双黑和石青~
这两对有CP洁癖,不逆不拆哦!

【冲田组】如樱花般零落


冲田组同人
清光视角
渣文笔,请见谅(ー△ー;)
——————————————————

安定修行归来的第三天,除了归来时我迎接他说“你回来啦。”而他说了句“我回来了。”以外,我们之间再无更多交流。

我知道原因。安定修行期间,主人每天都会将他寄回来的信拿给我看,那些充满了纠结与悲哀情绪的信无一不透露出他内心的想法。对于那些想法,我一直抱着不可置信的态度。但那份不可置信在他归来那一刻,彻底化为齑粉。

安定坏掉了。

有预兆地、无法避免地崩坏了。

他穿上白色浴衣,披散开头发。

笨蛋!穿着这种衣服还把马尾辨放来什么的,不就一点儿都不可爱了吗!

“笨蛋。”我听见自己的低语。

第二天,主人派遣部队出阵,我和安定都被编入其中。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在战场上奔跑着,疯狂地斩杀敌人,突然产生了一阵恍惚,安定奋勇杀敌的身影与“那个人”的身影重叠起来,以前和他一同战斗时也有这种感觉,但那时我仅仅看到他身上有“那个人”的影子,现在却几乎将他与“那个人”完全重合!

安定说他忘掉了“那个人”。

的确,他忘掉了。以极度痛苦的方式,强迫性地让自己遗忘,他不再提起那个人。

但是他学着“那个人”的姿态,由身到心模仿着“那个人”的样子;他想要活成“那个人”,他想将自己彻彻底底变成“那个人”。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遗忘!

在我恍神的时候,敌军的箭已破空而来。

这样的距离已经不可能躲开,于是我握紧刀柄,摆出迎战的架式,箭矢并没有如预期而至。

安定挡在我面前,挥刀打落箭矢,然后快步上前,一刀将敌人斩成两半。

我没来得及说出任何话。

安定经历修行后变得很强大,甚至能的为身边的同件挡住敌刀的攻击,我应该为他的成长而感到高兴吗? 或许如此。但我宁愿他没有那份强大,宁愿他还是从前的那个安定,那个绑着马尾、会笑着同我并肩作战、崇拜憧憬着“那个人”的安定。

正如主人所言:修行即为成长。

安定成长了。只不过,他成长到了错误的方向。

强迫着自己成长,强迫着自己遗忘,强迫着让自己贴近“那个人”,他应该是相当痛苦的吧。

“那个人”就如同樱花一般,在历史的长河中短暂的绽放之后便迅速调零。

安定大概想和“那个人”一样,在战场上拼尽全力厮杀,不断消耗自精力最终战死沙场,如樱花般调零。

不,有一点不同。“那个人”最后并非死于战场,而是在一个远离战场的地方,在安定的陪伴之下,生命平静地与庭院中的樱花一同零落。

作力武士却无法战斗而死,“那个人”最后也应该是痛苦的吧。

一如安定现在的痛苦……

任务结束,我们回到本丸。

“啊啊,指甲都变得破破烂烂的啦。”我脱掉沾满血污与汗水的装备,心疼地摸了摸在战场上被磕伤的指甲,准备去泡澡后回房间重新涂一遍指甲油。

经过走廊时,我看见了安定。

他仍穿着战装,不过并未佩刀。他站在庭院中那棵万叶樱树下,目不转睛地盯着飘落的花瓣。

安定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樱花花瓣落满全身。

我搁下怀中的换洗衣物,抬脚走进庭院,朝万叶樱树的方向走去。他感觉到脚步,朝我投来淡漠的一瞥便收回目光,继续一动不动盯着花瓣。

我走到他身侧站定,犹豫着该如何搭话。

“真脆弱啊。”安定突然开口。他仍保持着看向樱树的姿势,我无法判断他是在同我搭话还只是单纯的自言自语,所以没有答话。

“只需要一阵风便会零落,樱花这种东西还真是脆弱啊。”安定继续说着,语气平静。“被风吹落到土里,迅速地腐烂然后消失不见。如此轻易便会消逝,真是没用啊。”

他停顿一秒,重复道。

“真是没用啊。”

平静的话语传入耳中,带着深深的绝望之感。

我闭上眼睛,咬住嘴唇,手指紧紧攥成拳。

我睁开眼睛,猛地朝安定的脸挥出拳头。他迅速抬手格挡,但仍被我猝不及防的攻击推倒。

安定躺在地上,表情中有一丝诧异,又很快归于平静。

“你很烦诶,”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着。头一歪,咳出一口血。

刚才安定格挡时手肘无意间撞上了我的胸口,大概是造成了内伤。以他现在的力量,随便就可以把我打个半死,居然只受了点儿内伤,我该感谢他的手下留情。

我用手背抹去嘴角的血沫,俯身抓住他的衣领,将他上半身拉起,让他与我对视。

安定眼瞳中光芒黯淡,他表情麻木,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挣扎。毫不反抗地任我拽起他。

我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他的天蓝色瞳仁,然后深吸一口气,用我此生能发出的最大分贝的声音冲他吼道。

“你是大和守安定!不是冲田总司!!你不需要更没有必要按照“那个人”的样子活着!!!”

“咳,咳咳咳……”我松开安定,内伤加上极大声的吼叫让我不可控制地咳嗽起来。

“冲田君……”安定呢喃道。“那个人”名字终于让他平静得让人想揍的表情上产生了些许裂痕。

裂痕迅速扩大,安定脸上的表情由平静转为迷茫,再由迷茫变为歇斯底里,最后变成了一种近乎绝望的痛苦表情,伪装的平静终于尽数崩溃。他抱住头,蜷缩着身体,犹如梦呓般反复呢喃着。

“冲田君,冲田君,冲田君,冲田君,冲田君……”

我面朝他跪坐下来,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肩膀。

很痛苦吧,安定。

所以请不要再强迫自己遗忘,憧憬着“那个人”并是什么坏事。

“呜,”安定发出痛若的呜咽声:“对不起,冲田君……”

我轻轻拍了拍他弓起的脊背,将脸埋进他披散开的柔软头发里,以沙哑颤抖的声音说道:“没关系的,这样就足够了。”

有风吹过,樱花如雨般纷纷零落。

——————————————————
这次安定极化实实在在吓到我了!
希望清光早日极化回来打醒安定啊!!!
像这样:( '-' )ノ)`-' )
之前发过不知道为什么被删了emmmmm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