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璃

文笔渣边缘写手
一条大咸鱼_(¦3」∠)_
he疯狂患者
主文豪野犬和刀剑乱舞
沉迷双黑和石青~
这两对有CP洁癖,不逆不拆哦!

【真·520练笔】


写我最喜欢的五对CP的小段子
还有两篇没来得及打完……日后再补……

以CP其中一人(攻or受)对另一人(攻or受)说“我爱你”为开头的小段子

CP:伏八,双黑,静临
没错我就是按甜虐程度排的

CP有点杂,占tag抱歉啦!
——————————————————

“……我爱你。”

八田对着伏见,半晌,才憋出细若蚊呐的一句话。
伏见几乎是扑到八田面前。他盯着八田的脸,镜片后的眼瞳中透出深深的惊讶。

“美咲,你刚才说什么?”

“喂!不准叫我名字!”听到自己女性化名字的发音,八田立刻炸毛。

伏见就像没听见,只直直地看着八田,没有眨一下眼。

“别管这些,你刚才说什么?”他迫切追问。

“呃……”

八田的目光从地板游离到天花板,又从天花板转一圈回到地板,反复几次。期间他朝伏见瞥了一眼,正好撞上对方灼热的眼神,吓得赶紧收回目光。
八田垂下头,两颊逐渐涨红。他的声音比之前稍大,却仍然含糊不清。

“我说……就是……那个……爱……”

“啊啊啊啊都是因为这个!”声音突然放大,从细语变作嚷叫。

八田嚷着,将手中紧攥的杂志递给伏见。

杂志被捏的有些变形,但并不影响阅读。翻开的那页上有一篇关于如何待人接物的文章,其中一句被鲜艳的红水笔圈出。

傻子都知道是谁干的。

伏见皱眉,看向被特意标注的那句话。

『适当对身边重要的人说“我爱你”有助于增进感情,还可讨对方欢心。』

八田在一旁红着脸挠头发,“因为……猿比古是重要的人嘛……”

伏见感觉心口中了一箭。

不论这篇文章作者是谁,我伏见猿比古由衷的感谢你!

啪嗒。

是杂志掉落在地的声音。

伏见伸手将八田拉入怀中。

“美咲,再说一遍。”

“都说了不准叫我名字!”

八田的脸颊彻底涨红,挣扎着想要脱离。

伏见不动声色抱得更紧,完全没有放手的打算。

“美咲,再说一遍。”伏见凑到八田耳边,轻声到:“你不说我就说了。”

沉默 ,世界如同被按下静音键。

“我爱你。”

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的沉默。

————————————————————

“我爱你!中也。”

“死青花鱼你脑子摔残了吗?”

中也看着太宰,满脸鄙夷。

太宰则是一脸正经。

“诶——我可是讲真的喔。”

“如果你眼睛没有死盯着我手里的蟹肉罐头,这句话还能有点说服力。”

中也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拉开拉环,用重力操纵罐头飘浮到太宰面前。他现在压根不想靠近这个在火拼中途到处乱窜,渴望被流弹射杀却不慎掉进排水沟,摔断了左腿和又胳膊,不得不在病床上休养一个月的自杀狂混蛋。

嘛,平时也没多想靠近就是了。

罐头飘浮过去,太宰却没有接。

“中也,你居然干出这般惨无人道之事!”太宰痛心疾首,义愤填膺地叫喊起来。

“哈?”

“你居然让一个手臂受伤的人自己吃罐头!”

“谁管你啊!”中也瞬间火气上涌,几乎是吼着反驳,“你他丫的爱吃不吃!”

太宰鼓起脸颊,脱力般向后仰,靠上床沿。

“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有美丽的护士小姐来照顾我,并在病床边温柔的喂我吃罐头吗?”太宰语气失落。

“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妄想,医疗组需要看护重伤的成员,你轻微的伤情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

回应太宰的是中也嫌弃的声音。

太宰闻言呼号:“为什么组织的规矩这么死板呢!长此以往,组织内部的人情关系就会变得冷漠,成员之间的交往就会僵硬的像中也的身高一样,永远保持现在的状态,再不会有什么提升啦!”

咔、咔。
骨节摩擦的声音响起。

中也捏紧拳头,松开,又捏紧。

不远处,飘浮在半空中的蟹肉罐头随着中也的动作,从外朝内挤到一起。未被食用的蟹肉以及铁罐都被重力挤压到一处,成了一个散发着蟹肉香气的小铁球,然后掉落在地上。

“你想被照顾对吧?”

中也在笑。

额头上青筋暴起,嘴角却弯起完美向上的弧度。

事实证明,有时人在极度愤怒时反而会笑。

中也笑着,一字一顿。

“老、子、成、全、你!”

最近,港口黑手党的成员都在谈论,黑手党历代最年轻的干部太宰治入院后伤情加重,从需要修养一个月变成了需要休养五个月,原因不明。

真是惨烈,真是惨烈。

——————————————————

“我爱你,小静。”

临也站在黑暗中,朝静雄投以微笑。

静雄挥动路牌的手猛然顿住。他停下来,用仿佛不认识眼前之人的眼神审视临也。

“你是谁?”

黑暗中那人仍在微笑。

“小静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是折原临也啦。”

“你不是。”静雄斩钉截铁。

“哈哈哈哈哈……!”

站在黑暗中的临也大笑起来。他边笑边扯了扯身上黑色的长外套,“这个,是折原临也的服装。”又用戴着指环的食指戳了戳脸颊,“这是折原临也的脸。”食指从脸颊一路滑动到喉咙,在声带的位置停止。

“连声音都和折原临也一模一样,小静有什么理由说我不是折原临也?”

“你不是。”静雄深吸一口气,补充道:“那只跳蚤不可能对我说这种话。”

斩钉截铁的语气,是绝对确定以及肯定的语气。

折原临也绝不会说这种话,所以你不是他。

“哈哈?就因为这个?”

那人像是无奈般歪头,“拜托,我可是折原临也。折原临也最喜爱人类,而小静是人类,所以——”

他正过头,在黑暗中露出微笑。

“我爱你,小静。”

路标挥动袭来,那人跃起,堪堪避过攻击。

静雄眼里是烈烈燃烧的怒火,比平日更甚。

“真恶心。”静雄说。

“为什么?小静不是最讨厌总来找茬的折原临也吗?”

那人露出困惑的表情,“现在折原临也爱着所有人类,包括小静。所以折原临也再不会来找小静的麻烦了,你不应该开心吗?”他的微笑加深,“难道小静喜欢被称为‘怪物’?那样的话我也能做到哦。”

静雄不断挥舞路标攻击,均被对方灵活躲过。

“虽然平时那只臭虫就已经够恶心了,但躲在那只臭虫的身体里,借用他的脸说出这种话的你,还要恶心几百倍!”

静雄对着黑暗、对着临也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吼。

“折原临也!你给我出来!”

一把折刀从黑暗中飞出,擦过静雄的手臂留下一道血痕。

“喂喂,小静你真吵闹,是欲求不满吗?”

令静雄不快的声音响起。

临也站在路灯下,手中折刀反射出刺眼光芒。

“临也君哟,你对我是什么看法啊!”静雄大叫着,将路标朝临也砸去。

临也挥刀斩断路标,金属被切割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我呀,”临也露出放肆的笑,刀刃对准静雄。

“当然是,最——讨厌小静啦!”

————————————————————

即使被深埋地底
我也要用这腐朽的声音喊出——
你们快去结婚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