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璃

文笔渣边缘写手
一条大咸鱼_(¦3」∠)_
he疯狂患者
主文豪野犬和刀剑乱舞
沉迷双黑和石青~
这两对有CP洁癖,不逆不拆哦!


句子4的练笔
看到觉得写双黑完全无压力
于是就写了……

宰第一人称,渣文笔预警orz
——————————————————

“别再让我看到你。”他丢下一句话后扬长而去,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一如既往的矮。

“太宰先生,没、没事吧?”敦君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大概是被刚才蛞蝓小矮子的气势吓到了。

中原中也这个小型生物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在街上偶遇都要丢句狠话再走人,凶恶的表情加上那矮小的身材,简直——

——简直就像一只龇牙咧嘴的吉娃娃。

“没事哦,敦君,不用在意吉娃娃的吠叫。”我和善的回答了后辈的询问,“啊,突然想起有点事,我先走了。”

我朝敦君摆了摆手,忽略他带着不解的表情,转身径直离开。

现在有一件我必须去做的事。

次日午后,我坐在一间地址十分偏远的咖啡店的角落,一边喝着加满了牛奶和砂糖的美味冰咖啡,欣赏咖啡店的墙壁上风格新颖的壁画,一边将手机平放在桌上。

时间差不多了。

……三,二,一。

电话铃响起。手机屏幕亮起,散发白光的屏幕中间有两个亮眼的红色字体——【蛞蝓】。

一切如我所料。

快速按下接听键,我将手机挪远了几分。 

“妈的太宰治!你这混蛋现在在哪里!!老子要杀了你!!!!”  中也的怒吼从话筒涌出。

唔……谩骂比以往还要大声呢,看来中也这次是真的快气炸了。我想象着电话对面气急败坏的中也的表情,心情愉快起来。

对面骂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小下去,可能是骂累了。

于是我怀着愉快的心情拿起电话放到耳旁。

“中也不是说别让你再看到我吗?怎么又这——么着急要找我啊?是感到寂寞了吗?”

“混蛋!!妈的青花鱼!!!你特么干了些什么?!为什么我的罗曼讷在一个只有你能打开的保险箱里?!!混蛋你人呢?!!!”话筒传递出火气丝毫不减的怒吼。

没错,就在昨日,我撬开了中也的酒窖,将他的一瓶珍藏放进了一个先进的虹膜开锁的保险箱里。还好心给他留了一张说明字条,告诉他我在保险箱里放了个微型炸弹,爆炸时间为明日傍晚,而且不是密码开锁就会直接爆炸,他珍惜的美酒也会遭殃。

当然,密码是我的眼睛。

结合中也任务结束后喝酒庆祝的习惯,我掐准时间来到这间地处偏远的咖啡店。

“是中也说不想看见我的啊~我可是为了你在认真努力呢。”

电话对面充满怒气的吼声消失了,半晌的沉默后,响起窸窸窣窣的细小声音。

“……我…我收回……”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

“……我说我收回那句话!!所以快说你现在人在哪里?!!!!”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我报出一个地址。

果不其然,不到二十分钟就看见一个戴着羞耻的黑色礼帽,抱着保险箱的小矮子冲进咖啡店,甚至吓到了店员。

这速度,是用异能力飞过来的吧。

“混蛋青花鱼老子要杀了你!!!”暴怒的中也一把扯住我的衣领,拳头近在咫尺。

“喂喂,在这里打起来不要紧吗?炸弹的爆炸时限快到了哦。”我微笑着说道。

中也扯着我衣领的手非常明显的僵了一下,想暴揍我的冲动和对藏酒的珍惜之情同时浮现在他冰蓝色的眼瞳里。他表情微变,接着缓慢地松开衣领,很显然后种情绪占了上风。

“快点开锁!!混蛋!别磨磨蹭蹭让炸弹爆炸了!”

“可是中也不是说不想看见我吗?”

“老子说了收回那句话!!你特么的快点开锁!!!”

“是,是,遵命~”

我的眼睛对准保险箱的锁孔。“咔嗒”,两秒之后,传出锁被打开的声音。

锁打开了,中也抱着失而复得的珍藏,朝我比了个坚定的中指,一脸不悦。他现在应该很想揍我一顿,但动起手来很可能不慎摔破他重要的藏酒,所以在忍耐。

“别再让我……妈的!没有下一次!!”

中也丢下一句狠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店。

我带着无比愉快的心情重新坐回角落位置,继续喝着美味的冰咖啡。

果然让小矮子吃瘪是一件愉悦身心的事情啊~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