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璃

文笔渣边缘写手
一条大咸鱼_(¦3」∠)_
he疯狂患者
主文豪野犬和刀剑乱舞
沉迷双黑和石青~
这两对有CP洁癖,不逆不拆哦!

【立银】有关创可贴的始末


这是给立原道造的生日贺文
祝立原小哥生日快乐www
伪正剧向(其实全是我自己的脑补)
由于官方压根没透露立原小哥和小银的年龄,我就私设了一下~芥芥是20岁,于是小银就是18岁啦!想让立原比银稍微大一点于是就设定是19岁。芥芥(大概?)16岁被宰捡回黑手党,所以我想小银也是同一时间,那么就是14岁,立原当时15岁
啊……真是美好的年纪_(¦3」∠)_(ntm)
人设与荣光属于文豪野犬官方,ooc属于我
——————————————————

隶属于港口黑手党武斗组织“黑蜥蜴”的成员都知道一件事——他们的两位十人长,即立原道造与银的关系非常不和睦。

倒不是像某干部大人和已经离开黑手党的某前干部大人那样一见面就对骂互讽,毕竟银几乎不讲话,所以一般都是立原单方面挑衅。基本情况是立原挑衅的话语刚说出口,下一秒银锋利的匕首就会架到他脖颈上,只需再往前半分便可划开主动脉;而立原毫不慌张,他上膛的手枪也在同一时刻抵在银身上,食指紧扣扳机,稍稍弯曲就能让子弹将面前的人贯穿。

这种剑拔弩张的事态通常由作为两人上司、“黑蜥蜴”百人长的广津柳浪进行带威胁性的强制调解而结束。

至于立原为何不断挑衅共事且同为十人长的银,理由成迷,他人只能把这当做双方性格不合所产生的效应。

唯独立原自己知晓,他对银从未产生过讨厌一类情绪,他挑衅银、说出令对方恼火的话、与银兵刃相向,都有最直接最单纯的目的。

为了让银离开黑手党。

最初见到银,立原只感觉这个中途加入训练的家伙实在是太瘦小了。

如麻杆般纤细的四肢和瘦骨嶙峋的身材显得套在身上的衣服格外宽大,头发因严重的营养不良变得焦黄,白净的小脸上也并非健康的白色,而是身体虚弱显露出的惨白。银紧跟在教官身后,像只羸弱的幼猫,投射出的目光却不是害怕或恐惧,而是戒备,是观察周围一切,戒备周围一切的目光。

“立原道造出列,听着,这孩子名为银,从现在起是你的训练搭档了。”

教官将银推到立原面前。

“你这家伙,可别拖我后腿。”靠近打招呼的空当,立原用只有双方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虽然他早对自己前任训练搭档的战斗力低下感到不满,曾申请更换,但突然把一个看上去连枪都握不动的家伙分配给他做新搭档,他当然不可能欣然接受。

银的眼神始终沉静,如一潭不透光的死水,听到立原的话也未起如何波澜,仅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自始至终不曾说出一句话。

后来事实证明,立原的担忧完全为多余。

许是身材娇小的缘故,银行动起来格外敏捷,速度快到令人来不及反应,进行对战训练时反倒是立原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行动迅速的银,稍微不注意便可能败北。

相比之下以搭档为队伍展开的对战训练则轻松的多,训练成绩本就名列前茅的两人配合相当默契——由立原引出暗处藏于暗处的其他队伍再由银解决,或者反之由银假装隐蔽失败被他人发现,实则是将对方引入立原的攻击范围。

对于其余训练队伍基本上算无解的战术,再加上两人较强的战斗能力,使立原与银一直占据队伍对战训练中第一的位置。

直到一次,银从对战开始状态便不太对劲,在对手面前不断露出破绽,立原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如往常的诱导作战,于是埋伏着等待银引来其余队伍。但出乎意料,银没有突破训练对手的包围,并且体力不支般捂住腹部,脸色苍白。

立原发现后立刻提出了投降,这是作为搭档的两人在对战训练中唯一一次的败北。

当日训练提前结束,银像一阵疾风蹿入洗漱室。

“喂,银!你怎么了?怎么回事?”立原呼喊着,紧随其后。追逐途中,他发现银踏过的地方留下了几滴殷红的液体。

是血!银受伤了?

立原感到震惊,要知道银一直以绝对的速度优势在对战时占尽先机,每次行动的时间皆进行了大量压缩,也就是在尽量短的时间内解决对手、获得胜利,即使使用诱导战术,也会在将对手引出时迅速出手结束战斗。不论其他,至少在对战训练中要伤到银是一件困难的事。

怀着些许不可置信,立原加快了脚步。

洗漱室的门是虚掩的,立原直接冲了进去。银背对着门,半跪半蹲的瘫坐在地板上,洗漱室地板很是潮湿,银的裤腿与衣摆已被地面的水渍浸湿。

“喂,你没事吧?”他跑过去想将银拉起。

被接触到胳膊的瞬间,银条件反射地快速转身,握在另一只手上的匕首直直挥出。立原反应迅速,急忙后退,刀刃在空气中短暂划开一道弧线,仅刀尖擦过立原的鼻梁,血很快涌出。

“出去!”

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清脆而尖锐,像是普通少女看到害怕之物时发出的尖叫。声音的出现太过突然,立原顿时怔住,竟乖乖听从声音的话退出了洗漱室。直到在门外站定,他才反应过来。

那是银。

那个非常明显来自少女的声音的源头,是银。

试问当一个人发现同自己一起训练近一年,朝夕相处的搭档并不是自以为的矮个儿哑巴,而是一个不仅会说话,声音还颇为可爱的娇小少女时的心情。

大概会因自己的迟钝而恨不得一头撞死吧。

立原此刻就是这种心情,他靠在洗漱室外的墙上,大脑放空,感觉三观摇摇欲坠。

银湿掉的裤腿和衣摆突然闪现在立原脑内。

“先给他……给她拿套换洗衣服过来吧。”立原想着,朝宿舍方向走去。黑手党训练部的宿舍是单人间,但由于不久前的冲击,立原不敢进到银的房间找衣服,只能从自己的衣柜里拿了一套还未穿过的T恤衫和长裤。

洗漱室外,立原揣着衣服徘徊踌躇,良久,才下定决心般将门敲响。

“那个……银,我……那个……你的衣服湿了吧,我给你拿了套换洗衣服过来……”

三秒后,洗漱室的门打开了一道小缝,一条纤细白皙的手臂从中伸出。经过在黑手党半年多的训练与调养,银自贫民窟带来的营养不良已经大大改善,身体显露的瘦削也已消失,只是四肢仍旧纤细。属于银的纤细手臂拿走衣物,门又被关上。

时间如同过去一世纪,洗漱室门再次开启,银走了出来,抬眸直直看向立原。

立原的衣服在银身上明显有点大,T恤衫看上去格外宽松,裤脚则是卷起一圈才没有拖到地面。

“啊,我没进你房间,这、这是我的衣服,放心吧是没穿过的……”立原极力避开银的目光,支支吾吾的说:“那个……抱歉,我不知道你是……女……”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银拉进了洗漱室。银拉着立原走到洗手台前,用水打湿手帕,然后把湿润的手帕贴上立原的鼻梁。白色的手帕很快被鼻梁上的血染红,水接触伤口产生的刺激让立原才想起了鼻梁上的伤。

可能是发现银其实是女生的刺激过大,立原直接忽略了那道浅浅的伤口,经过一番折腾,鼻梁上那道小伤早已不再流血,只有部分血液还糊在脸上,看上去有些可怕罢了。

“对不起,立原。”银用手帕轻轻擦着立原脸上的血迹,说道,接着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

这是立原第二次听到银的声音,是立原第一次听到银叫他的名字。

剩下的时间里,立原的一动不动,任凭银为他擦去血迹,最后将一个医用创可贴贴上他的鼻梁。

伤口不深,没过多久便愈合了,只留下一道极浅的疤。

后来的每天清晨,立原会对着镜子摸了摸鼻梁,然后拿出一个创可贴贴在了那道浅浅的伤疤上。

——————————————————
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脑补,由立原小哥人物介绍里那句“与另一十人长银不睦,但对银的情况十分了解。”脑补出来的orz
再次祝立原小哥生日快乐wwwww